小学生兄妹牵手跳楼疑因玩游戏 专家:父母多陪

2020-04-06 21:06栏目:游戏
TAG: 游戏

  新京报讯 近日,河北省邯郸市一对兄妹从家中四楼楼顶跳下,两人全身均出现多处骨折。其中,9岁的妹妹已经醒来;11岁的哥哥伴有脑出血、脑水肿、右眼视网膜震荡视神经受损等症状,尚处于15天危险期中。

  4月2日,孩子母亲傅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儿子近期经常在玩《迷你世界》和《和平精英》两款手游,女儿醒来后曾对她说,“哥哥告诉她游戏中从楼上跳下不会摔伤,便拉着她的手从楼上跳下。”傅女士等人认为,孩子跳楼是受游戏误导所致。

  专家表示,孩子的认知能力和生活经验有限,确实存在对危险行为进行模仿的可能。学校、老师、家长和社会都要加强对孩子生活常识、安全常识、健康常识的教育,限制孩子对电子产品的使用。此外,建议政府主导建立统一的未成年人游戏平台,解决游戏实名认证和时间控制问题。

  孩子母亲傅女士介绍,自己家住河北省邯郸市魏县回隆镇西街村一栋四层楼的三层。3月22日,她和丈夫像往常一样在离家几十米远的摊位卖米线,两个孩子在家中每天上午上三小时网课,下午写作业。下午两点多,一个亲戚突然喊他们快点回去,说俩孩子受伤了。“当时孩子都已经昏迷了,我们赶紧把他们送到医院救治。”

  傅女士提供的病历显示,经诊断,儿子航航(化名)脑部出血、脑水肿、右眼视网膜震荡视神经受损、鼻骨骨折、肺部挫伤、肋骨骨折、双腿骨折、跟骨骨折;女儿晶晶(化名)双侧骨股骨折、骨盆骨折、下颌骨骨折、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

  傅女士称,目前晶晶意识较为清醒。“医生说航航脑出血的状况已得到控制,脑水肿正处于15天危险期中。两个孩子后期需要多次手术才能完全康复,医疗费预计还需要30多万元。”

  晶晶醒来后,傅女士从女儿口中得知,当天下午,女儿跟着哥哥从楼梯来到四层楼顶,之后牵手跳下。

  傅女士称,晶晶告诉他们,她和航航之所以跳楼,是因为航航说游戏中从楼上跳下来不会摔伤,之后便拉着她的手从四楼楼顶跳了下来。

  晶晶在接受河南都市频道采访时曾表示:“我自己感觉(不会死),我和哥哥玩游戏《迷你世界》,玩了六七天了。”

  “他们可能也相信从楼上跳下来没事。”傅女士告诉记者,最近为了孩子方便上网课,她和丈夫给兄妹俩留下两部手机在家,夫妻俩由于忙于生意,近期并没有对孩子玩手机游戏进行管控。“孩子可能就是受到游戏误导,才从楼上跳下。但具体是因哪些游戏情节误导跳楼,我们还不清楚。”

  此外,傅女士表示,航航和晶晶最近经常在玩《迷你世界》和《和平精英》两款游戏,“还有其他的一些游戏,但主要是这两款。”

  此外,事发前一天,傅女士检查孩子的学习情况时,发现两部手机上有多个消费提醒,总金额达800多元。充值记录截图显示,两兄妹是在《迷你世界》游戏中购买了迷你币,消费日期为3月21日,商户名称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迷你世界》游戏系深圳市迷你玩科技有限公司产品,《和平精英》出版单位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记者注意到,《迷你世界》和《和平精英》两款游戏均需实名注册。进入《迷你世界》界面,开发商提示,若用户实名注册信息未满18岁,该账号将被纳入防沉迷系统。

  同时,在《和平精英》登录页面,需要用户勾选同意《腾讯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协议》显示,按照国家相关要求,腾讯可能会根据用户的实名注册信息判断用户是否年满18周岁、用户提交的实名身份信息是否规范或实名验证是否通过等决定是否对游戏账号予以防沉迷限制。

  傅女士告诉记者,她与丈夫平常都没有玩游戏的习惯。航航在注册游戏账号时使用了父亲的QQ号,并私自背下了父亲的身份证号进行实名验证。

  4月2日,记者就上述信息向腾讯方面求证。腾讯称,《迷你世界》并非腾讯出品的游戏,由于开发商接入腾讯的分发服务,需要接腾讯的登录和支付接口,因此显示商户为腾讯。目前他们正在联系和协调《迷你世界》开发商进行退款处理。

  腾讯的工作人员介绍,在《和平精英》游戏中,仅凭QQ和微信的登录行为,不会构成游戏内是否要进行实名认证的判断依据。系统若发现账号在登录游戏时的实名信息不足以证明其身份,会要求做进一步补充,以完成公安实名校验的流程。

  腾讯方面表示,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账号,发现相关实名信息指向一名成年人(推测应该为父亲),该账号在《和平精英》中没有充值和消费行为。在3月22日事发当天(包括出事时间点前后),一直有持续的游戏记录。此外,从出事之后到4月1日当天,该账号每天依然存在游戏行为。经过后台核实,该账号在游戏中并非简单挂机,而是有完整的对局行为。

  “航航一直和同学合用一个《和平精英》游戏账号。”傅女士称,她已电话向航航的同学核实,近期他一直在用以航航父亲身份注册的账号打游戏。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网络游戏在给孩子带来快乐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例如,在游戏中出现的部分暴力以及危险性动作,淡化了孩子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容易导致类似于两兄妹的悲剧。目前,国家虽然已经对孩子上网时间的问题、实名认证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规定,但孩子拿父母的身份证号注册游戏的现象很普遍。此外,由于不同的游戏存在跨平台的问题,实名认证和时间控制分散在不同的游戏厂商中,在实践中对孩子游戏时间的控制效果并不好。

  怎么解决网络沉迷问题?佟丽华认为,政府在游戏实名认证和时间控制上应发挥主渠道、主平台作用。他建议,政府应该主导建立统一的未成年人游戏平台,未成年人在这一平台上进行统一的身份认证。此外,平台中未成年人的身份信息和父母的身份信息绑定,解决游戏实名认证和时间控制问题。游戏厂商及互联网平台对未成年人应发挥更多正面引导和教育的作用,对父母应该提供更多培养网络素养的公共服务。

  “孩子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父母在使用互联网方面的能力是不如孩子的。”佟丽华认为,在互联网时代,父母对孩子管理、监护难度实际上是增加了。

  此外,北京凝爱儿童教育咨询中心首席心理专家余伟认为,孩子的认知能力和生活经验有限,因此儿童、青少年会对游戏、电视、动画片中的一些危险行为进行模仿,“这其实是这个年龄孩子的一些特点,不能完全说是不可思议的。”

  余伟建议,学校、老师、家长和社会都要加强对孩子生活常识、安全常识、健康常识的教育。“其实无论是否处于疫情期间,作为家长来说,我们是教育子女的第一责任人,所以孩子的情况应该随时关注。”她认为,孩子因上网课有了更多单独使用手机或电脑的机会,但父母要和孩子约定好使用规则,限制使用手机的时间和范围。“网课教学期间,对孩子使用电子产品要有限制、管理和监督,不能完全放开了。”

今日相关新闻

  • 中国视频游戏市场全球最大2020年电竞超韩国成第
  • 《2020东京奥运 官方授权游戏》第四弹游戏情报公
  • 游戏
  • 98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被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
  • 这些年李宇春不忘帮助残疾儿童